北京市漢卓律師事務所專業從事金融、各類商事犯罪、知識產權、民商事爭議等業務領域的法律服務
權威律師 快速咨詢 全程保密 省心省力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律百科

WTO爭端解決機制中第三方參與制度研究

日期:2018-04-09 16:05:05

“第三方”一詞最早由《關于爭端解決規則與程序的諒解》(DSU)做出了基本定義,即與已進入專家組審議的事項存在實質利益關聯,并明確告知WTO爭端解決機構(DSB)成員其所牽扯的非申訴方及被申訴方的實質性利益一方。

根據DSU協定,“第三方”的確立須具備四項基本要求:首先“第三方”必須是WTO成員。其次與審議的爭議事項存在實質利益。再次該爭議事項已進入專家組審議程序。最后該實質利益牽扯方已將其涉及實質利益牽扯情況告知WTO爭端解決機構。

“第三方”主要權利可概括為:

(1)向專家組提出書面陳述的權利。涉及實質利益的一方,可結合自己的實際情況,將自身涉及實質利益應加入爭端解決范疇的主張,以書面形式向審議專家組做出陳述說明,專家組應將其陳述轉交各爭議方并在專家組報告中體現該陳述。

(2)收到當事方在專家組第一次會議上提交的書面意見的權利。

(3)在上訴程序中的權利。即涉及實際利益的“第三方”無法對專家組報告提出上訴,如其認為專家組的報告可能會對其利益或者潛在利益造成不利影響,其可尋求其他上訴機構來申訴主張。

“第三方”制度的提出,對貿易爭端機制的完善及提高爭端解決效率并最大程度的保證多方貿易利益有著不可忽視的作用,然而《關于爭端解決規則與程序的諒解》僅概括性提出了“第三方”確立的四項基本標準而并未對“實質利益”加以明確界限,使得“第三方”制度在有效適用上存在局限性。

需要明確的是,在WTO法律框架下,“第三方”與“第三方當事人”存在著區別與聯系,而不可混為一談?!暗谌健奔瓷婕皩嵸|性利益一方而“第三方當事人”可理解為參與訴訟階段中不同于申訴方及被申訴方的在規定時限內提出提交書面材料,表明其作為第三當事方參與上訴的意圖的一方。該二者的區別在于“第三方”不能對專家組的報告提起上訴。

DSU第17條第4款明文規定的:“只有發生爭端的各當事方,而非第三方,可以對專家組的報告提起上訴”。然而“第三方”可依據DSU10條第2款向DSB通報其在事件中具有實質利益的第三方,可以向上訴機構提出書面意見,并由該機構給與機會聽取其意見”,尋求上訴機構救濟。如“第三方”切實進入訴訟程序,此時其扮演的角色即與“第三方當事人”基本一致。

《上訴工作程序》的第27條第3款:規定在上訴方提交上訴通知后25天內,任何第三方可以提交書面材料,表明其作為第三當事方參與上訴的意圖,書面材料應包括支持其要求的法律觀點,提交材料的任何第三當事方可以出席口頭聽證,提出口頭辯論或陳述。

而相較之下,“第三方”其表達意見范圍局限于專家組報告且訴訟過程中其僅擁有被送達上訴階段相關文件、記錄以跟進訴訟進度的權限就喪失了主動性優勢。在上訴階段“第三方當事人”可視為權利延伸的“第三方”。

 

        “第三方”制度下實質利益的衍生及中國利用的有效性

 

1979年1128日于東京展開的合談,締約方一致通過并簽訂了《關于通知、磋商、爭端解決及監督的諒解》,首次承認“第三方”權利并確立了“第三方”重大利益。規定任意締約方在對專家組評議事項存在重大利益時,在告知理事會后可有機會向專家組表達其真實意思?!暗谌健敝贫纫唤浱岢霰惬@得了個成員方的高熱度呼應,逐漸的被作為權利維護手段而援引適用。

(一)“第三方”制度下實質利益的衍生及發展

在“第三方制度”剛確立時,“重大利益”僅僅被簡單提出,因界限模糊致使意圖援引適用方迷惑。隨著實踐深入,GATT爭端處理規定的不斷完善,10年后的烏拉圭評審會議,“第三方”制度得到了較為明顯的進步。

該會談回合第三方除已取得的權利外,基于“重大利益”,爭取到在得到爭議雙方的同意后,可提交書面申請至專家組,并由專家組轉交爭議雙方,聽取各方意見,該書面申請及討論情況可被如實記錄再案。此時“重大利益”的含義因實踐和判例的日漸積累而逐漸豐富,并開始向“實質利益”過渡轉變。

1993年于烏拉圭達成共識并于19944月簽訂通過的《關于爭端解決規則與程序的諒解》,確立了現行的“第三方”爭端解決和制度,明確提出“實質利益”一詞。

此時任意對專家組評議事項存在實質性利益的成員(即“第三方”),在通知DSB的情況下應由專家組給予聽取其意見并向專家組書面陳述的機會,在此時期,“第三方”的申訴范圍擴大,第三方可參與的環節已不僅僅局限于專家組程序階段而是擴展延伸到“磋商階段”、“專家組程序階段”、“上訴機構階段”等三個不同階段。

除具備:

(1)必須是世界貿易組織成員;

(2)與審議的爭議事項存在實質利益;

(3)該爭議事項已進入專家組審議程序

(4)該實質利益牽扯方已將其涉及實質利益牽扯情況告知WTO爭端解決機構四項要件外,在不同階段,“第三方”進入爭議程序各自存在相應限制。

如“磋商階段”,除上述四項要件,還要求被申訴方在收到“第三方”告知DSB的實質利益主張后,同意并支持“第三方”的實質利益合理主張,允許其進入磋商才可確認“第三方”可加入磋商。在此階段,DSU各成員已然能較為有效的適用并發揮“第三方”制度來維護自我及伙伴權益的高效、便利性。

通常而言,涉及實質利益的一方,只要在時限范圍內向DSB遞交告知,即可被認定為“第三方”進入磋商。當然,即使“第三方”主張請求被被申訴方拒絕也不代表“第三方”陷入絕境,此時“第三方”可選擇上訴,請求作為獨立磋商。此階段雖人就未對“實質性利益”明確劃線界定,但經過不斷的實踐“實質利益”內涵可大致歸納概括為:

(1)“與爭議方具有相同或相似利益”

(2)“與專家組審議事項存在潛在聯系性利益”

(3)“可能受到專家組結論影響的利益”

等三個類別。各國可參照該范圍及經典判例來適用第三方制度。

(二)中國利用第三方制度的基本情況及有效性分析

2001年1110日,WTO第四屆部長級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申請。中國從1211日起正式成為世貿組織成員。2013年中國進出口貿易總額首次突破4萬億美元,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貨物貿易國。

作為全球的最大貿易國,在貿易全球化,資源大范圍流動的當下,中國有著廣泛的貿易利益,中國的國際地位越來越高,其經濟政治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同樣的貿易爭端摩擦也日漸加劇。

截止至目前加入世貿組織的15年間,中國利用“第三方”爭議解決制度,參與解決的事件近200例。在貿易全球化的當下,各國貿易爭端摩擦機會大大增多,由于直接訴訟人力物力時間等成本過高,更多的時刻為了更廣泛的貿易或政治利益而避免直接爭端訴訟,“第三方”制度已成為各成員解決爭端的首要選擇。

相對于發達國家,很多牽扯范圍較廣、爭議事項繁瑣、利益交錯的訴訟案件,單憑我國本身的訴訟能力是很難參與的,然而“第三方”制度使得我們躋身爭議行列成為了可能。

“第三方”制度優勢使得我國可以利用“第三方”爭端解決機制,以第三方身份參與爭端解決并根據自身的法律、經濟、資源等狀況,主動甄選介入爭議不同階段,切實了解案件發展走勢,并可以從爭議中自由抽身而并需經過繁瑣的審批手續。以便捷的程序維護我國的經濟利益,解決貿易摩擦爭端。

十五年的淬煉我國在實踐中獲取積累了爭端解決經驗,也擁有了堅實有力的爭端解決隊伍,在全球貿易舞臺嶄露頭角,增強了我國在多邊貿易體制內的信心,進一步加深了對WTO爭端解決機制規則的理解,學會掌握并靈活運用訴訟技巧。明確爭端解決機制對于發展中國家有著頗為重要的作用,并在國際交往中更好地維護本國的經貿利益。

中國在利用第三方制度面臨的主要問題及應對政策分析

結合現行的第三方制度,分析得出我國在利用第三方制度面臨的主要問題有:

磋商階段由于實質性貿易利益確定范圍模糊,亦未規定被請求方是否有答復的義務,難以對磋商階段的權利義務進行具體規定,致使我國難以明確成為“第三方”實質條件且增大了能否進入磋商階段的不確定性。

在專家組審議階段,無法明確“第三方”可介入時間,且專家組自由裁量權致使“第三方”權利存在差異。

在上訴階段:上訴機構受理的訴訟程序的“第三方”大于“第三方”制度下的“第三方”范圍。根據DSU10條第2款的規定,第三方進人上訴程序的前提是已通知DSB其對該事項有實質利益,才可向上訴機構提出書面陳述,該機構應給予聽取其意見的機會。但上訴程序中的實踐中存在,并未在專家組階段保留第三方的權利的第三方被上訴機構通過自由裁量權允許其加人上訴程序中而成為第三方。

為了充分利用WTO爭端解決機制中的“第三方”制度,中國在積極參加國際經貿治理的同時應注意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培養“第三方”專項性法律人才,積極踐行“第三方”權利義務,強化援引有利于“第三方”立場條文的自我保護能力。

作為全球化貿易的中堅力量的中國,伴隨著多邊貿易的不斷深入,多邊貿易摩擦也日益加劇,“第三方”爭端解決機制已成為我國解決貿易爭端的利器。相對于發達國家現有的完備訴訟程序,雄厚嫻熟的訴訟隊伍,我國的訴訟實力還是難以望其項背。

為更好地維護我國的經濟貿易利益,加快培養“第三方”專項性法律人才隊伍可謂大勢所趨。其次應更積極參與“第三方”爭議實踐,深入了解應用WTO“第三方”制度規則,力爭全面武裝追趕發達國家腳步。

最后是增強自我保護意識和能力,主動有效的尋找援引對“第三方”有力的法律法規,從被動防御向主動自救過渡轉型。

其次,從程序入手,加快促進“第三方”制度完善進程。

針對各階段的制度缺陷所帶來的不利情況,分情況分階段的促進制度程序改善。如把握DSB話語權,積極推進制度改善,明確磋商階段的“實質性貿易利益”界限,明確第三方權利義務等。

最后,堅定合談立場,爭取擴大“第三方”權利。

第三方權力的擴大,尤其是擴大第三方獲得信息的權力,是爭端解決實踐中提出必然要求。

中國作為貿易大國,在未來涉及更多的貿易爭端,中國可能在很多情況下會受到限制而不能成為爭端當事方而是作為第三方出現。這時作為第三方的權利變得至關重要,尤其是獲得更多更及時的信息和經驗。

現行的第三方制度下,第三方僅擁有就可結合自己的實際情況,將自身涉及實質利益應加入爭端解決范疇的主張,以書面形式向審議專家組做出陳述說明,專家組應將其陳述轉交各爭議方并在專家組報告中體現該陳述。以及被送達爭議進行相關文件以大致跟進爭議進程的權利,這并不足以滿足“第三方”自我利益維護需求。

因此,中國有必要依據現有的全球化多邊貿易立場優勢,結合自身立場和政策的,當主張擴大第三方的權力。


TOP
中文字幕人成乱码在线观看_久章草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有码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