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漢卓律師事務所專業從事金融、各類商事犯罪、知識產權、民商事爭議等業務領域的法律服務
權威律師 快速咨詢 全程保密 省心省力

當前位置: 首頁 > 案例

浙江某公司與北京某公司合同糾紛案

日期:2019-06-20 09:54:20

成功挽回一千余萬元損失,對方索賠三千九百余萬元未果


案件介紹


本案雙方均認為對方違約,均要求對方賠付:

北京某公司要求浙江某公司賠償、補償共計三千九百余萬元;

浙江某公司要求北京某公司賠償、返還、支付共計一千余萬元。


浙江某公司向北京某公司發起了訴訟,并委托北京漢卓律師事務所的王春艷律師代理本案。


案件結果


法院對浙江某公司的大部分訴求予以支持,判決浙江某公司獲賠償、返還、支付金額共計一千余萬元,并駁回了北京某公司的全部反訴請求。


當事人信息


原告(反訴被告):浙江某公司,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春艷,北京市漢卓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反訴原告):北京某公司,

委托訴訟代理人:喬某,北京某公司法律顧問,

委托訴訟代理人:栗某,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審理經過


原告(反訴被告)浙江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某公司)與被告(反訴原告)北京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某公司)合同糾紛一案,法院立案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浙江某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春艷,被告北京某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喬建志、栗志強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


原告浙江某公司向法院提出訴訟請求:

1、解除浙江某公司與北京某公司簽署的《東菱迪芙(巴曲酶注射液)全國總代理銷售總協議(2015-2019年度)》(以下稱《總代理協議》);

2、北京某公司返還浙江某公司保證金500萬元;

3、北京某公司向浙江某公司支付資金占用費(以500萬元為基數,按照銀行同期貸款利率,從2014年12月16日計算至實際給付之日);

4、北京某公司賠償因其違約給浙江某公司造成的稅款損失1203872.41元;

5、北京某公司返還浙江某公司多支付的貨款4008960元(按照產品價調低20%計算);

6、北京某公司將2015年1月1日到2016年10月12日其違約自行銷售的巴曲酶注射液的利潤33235434.8元支付給浙江某公司;

7、北京某公司向浙江某公司回購浙江某公司已經購買的3623支巴曲酶注射液;

8、北京某公司賠償因其違約終止協議給浙江某公司造成的預期損失600萬元;

9、北京某公司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和保全費用。

事實和理由:

2014年12月10日,浙江某公司與北京某公司簽訂《總代理協議》,約定北京某公司委托浙江某公司為全國代理銷售浙江某公司產品東菱迪芙(巴曲酶注射液)(規格0.5ml:5BU)的代理商,總代理權未經北京某公司同意不得轉讓;北京某公司委托浙江某公司代理銷售的期限為5年,即2015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

浙江某公司向北京某公司支付500萬元市場保證金;購貨價格2015年90元/支,3%稅票。同日,雙方簽署《補充協議》約定:如蛇毒濃縮液價格調整(調價幅度高于或低于20%),應該調整該產品新的含稅供應底價。

《總代理協議》簽署后,浙江某公司在2014年12月16日依約向北京某公司支付市場保證金500萬元。此后浙江某公司積極開展各項銷售的工作,包括新建冷庫431立方、新購置冷藏車、組建銷售隊伍、開展產品學術推廣工作等,花費數百萬元。但北京某公司卻未依約將所有市場交給浙江某公司,仍然自行向絕大部分國內市場銷售巴曲酶注射液。

浙江某公司多次要求北京某公司停止違約行為,但北京某公司不僅未予改正,而且在2015年7月違約提出單方終止合同。

浙江某公司依法享有全國代理銷售浙江某公司產品巴曲酶注射液的總代理資格,北京某公司違約自行銷售產品給浙江某公司造成巨大損失,北京某公司因此獲得的利潤應歸屬浙江某公司所有。根據《總代理協議》約定,浙江某公司2015年購貨價格為90元/支,北京某公司提供3%稅票。按照此約定,浙江某公司在銷售巴曲酶注射液時應繳納3%的增值稅,但北京某公司卻未能依約向浙江某公司提供3%稅票,而是開具了17%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致使浙江某公司在銷售產品時不得不按照17%稅率繳納增值稅。

浙江某公司共計銷售219097支巴曲酶注射液,共多繳納1203872.41元增值稅。浙江某公司、北京某公司簽署的《補充協議》約定:如蛇毒濃縮液價格調整(調價幅度高于或低于20%),應該調整該產品新的含稅供應底價。

2014年12月10日雙方簽署《總代理協議》時,蛇毒濃縮液(巴曲酶濃縮液)進口單價為1200元,從2015年1月起進口單價下調至600元,下調幅度高達50%。根據約定北京某公司應該下調巴曲酶注射液的供應底價,但北京某公司卻隱瞞蛇毒濃縮液價格下調的情況,一直按照原價格90元/支向浙江某公司供貨?,F浙江某公司要求北京某公司按照下調供貨底價20%的標準返還多收取的貨款。根據《總代理協議》,浙江某公司的代理權限為5年,北京某公司僅半年就單方提出終止協議,致使浙江某公司因履行協議可獲得的預期收益全部損失。

參照2015年1月至2015年7月浙江某公司的銷售利潤,浙江某公司5年預期收益至少1億元,現按照600萬元提出損失賠償。綜上所述,雙方簽訂的《總代理協議》合法有效,各方均應嚴格履行。但北京某公司卻違約自行銷售巴曲酶注射液,提供不符合約定的稅票,并多收取浙江某公司貨款。

北京某公司的違約行為給浙江某公司造成巨大損失,依法應返還已經收取的各項費用,并賠償浙江某公司損失。


被告辯稱


被告北京某公司辯稱,

第一、浙江某公司嚴重違反協議約定,根據《總代理協議》約定北京某公司具有解除權?!犊偞韰f議》約定了詳細的銷售數量,并細化到每個季度甚至每個月的提貨量和銷售量。北京某公司多次致函浙江某公司要求其按合同提貨,但浙江某公司拒不履行約定,沒有一個月完成銷售量,給北京某公司造成巨大經濟損失。

第二、北京某公司多次發函給浙江某公司要求其嚴格履行協議,按協議約定報計劃及提貨,浙江某公司怠于履行造成北京某公司巨額損失。

第三、《總代理協議》第4條規定了退還保證金的條件,浙江某公司要求退還保證金不符合協議約定。

第四、北京某公司嚴格按照協議履行,將原有的市場交給浙江某公司,并未委托任何其他經銷商。在北京某公司例行檢查時,發現浙江某公司在2016年1月16日將東三省的銷售權轉讓給張某,并收取300萬元保證金。

第五、關于稅率:

1、增值稅一般納稅人稅率有17%、13%、11%、6%、0%(零稅率是指出口貨物),增值稅一般納稅人除出口以外執行的稅率無論低與高的稅率,只要是企業業務真實合法有效的,是都可以抵扣零售或貨物流轉過程中產生的進項稅。

2、3%除了是小規模企業的稅率之外,還有就是增值稅一般納稅人符合國家相關稅法條款的要求申請執行簡易征收的方式,無論是小規模還是一般納稅人執行的簡易征收,二者的共同點是都不能抵扣進項稅。作為一般納稅人申請的簡易征收確實給企業減少稅負,是國家給予的一項鼓勵政策。北京某公司不符合簡易征收的情況,不能申請此項政策。北京某公司出售的產品開具的17%票給浙江某公司從稅法角度是合法的,也是平等稅率,不存在北京某公司低稅率開出,浙江某公司高稅率開出。雙方合同中雖然約定了3%的稅率,但是違反了國家的強制性規定。

第六、浙江某公司并未銷售完畢,不存在調價現象。浙江某公司首先違約,并未按照合同約定將貨物銷售出去,而且將代理權轉讓出去,所以不存在要求北京某公司支付利潤的情況。因為本案是藥品,不同于一般的貨物,對運輸和儲藏都有嚴格的條件,一旦出廠就不能回購,從人身安全考慮北京某公司不同意回購。浙江某公司先期違約,不是北京某公司給浙江某公司造成損失。綜上,浙江某公司的主張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應當予以駁回。

被告北京某公司向法院提出反訴請求:

1、浙江某公司補償北京某公司損失11772800元、賠償北京某公司損失27565000元,總計39337800元;

2、反訴訴訟費用由浙江某公司承擔。

事實和理由:

《總代理協議》第3.3.2條規定了每期提貨量,但浙江某公司多次違約。按照協議第3.4.2條,經浙江某公司多次要求,北京某公司將浙江省的招標委托給浙江某公司辦理,但浙江某公司未與北京某公司溝通,擅自做主,將巴曲酶原定價214.78元/支降價為204.04元/支,構成違約,給北京某公司造成重大損失。協議規定浙江某公司全年銷售巴曲酶300萬支,1月至7月應提貨140萬支,而浙江某公司僅提貨222720支,截止北京某公司通知終止代理銷售權時,浙江某公司仍有1177280支銷售計劃沒完成。

按照《補充協議》第2條約定,浙江某公司應向北京某公司補償11772800元。按照協議約定浙江某公司2015年應完成300萬支的銷售量,按此計劃北京某公司須向瑞士DSM公司訂購進口原液150000ml,價值75000萬元。根據浙江某公司的實際銷量,北京某公司陸續購進原液6750ml,價值3375萬元。浙江某公司實際提貨數量折合使用原液為1237ml,剩余庫中有5513ml到期報廢,造成2765.5萬元損失。


王春艷律師對北京某公司的反訴辯稱,不同意反訴請求。

第一,浙江某公司沒有完成相應的貨物銷售量是由于北京某公司違約在先,北京某公司沒有按照約定將全國的大部分市場交給浙江某公司,導致浙江某公司在最初的幾個月銷售數量與約定不相符。這種情況是北京某公司違約造成的,浙江某公司不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


第二,在雙方簽署的《補充協議》中明確約定只有未達到年計劃銷售量的,才按照每只10元進行補償。北京某公司在7月份就對浙江某公司的代理權違約單方進行了終止,致使浙江某公司無法再銷售該產品,浙江某公司只銷售了7個月,并沒有達到一年的期限。沒有達到一年期限是由于北京某公司違約造成的,北京某公司無權要求浙江某公司賠償損失。


第三,本案所有的糾紛都是因為北京某公司違約造成的,北京某公司并未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其已經實際履行并購買了原液的相關合同,更沒有證明原液已經到期報廢產生損失,因為原液的保質期是三年,至今也沒有過期。北京某公司自身也在違反約定不停的銷售產品。浙江某公司認為北京某公司所稱的損失不存在,即使產生了損失,也與浙江某公司無關,不能要求浙江某公司賠償。


法院觀點


法院認為,浙江某公司與北京某公司簽訂的《總代理協議》系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且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因此合法有效。

(一)關于合同解除。根據《總代理協議》的約定,北京某公司將巴曲酶注射液的全國代理銷售權交給浙江某公司,北京某公司不再自行銷售巴曲酶注射液。但根據法院調取的2015年1月1日至2016年10月12日增值稅發票存根聯物品明細查詢表,雙方合同期內,北京某公司在向浙江某公司銷售巴曲酶注射液前后,一直持續向其他主體銷售巴曲酶注射液,其行為構成違約,致使浙江某公司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且北京某公司已向浙江某公司發函要求終止合同,即已明確表示不再履行合同,故浙江某公司要求解除合同,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予以支持。北京某公司于2016年1月15日收到本案應訴材料,浙江某公司解除合同的通知于當日到達北京某公司,故雙方合同于2016年1月15日解除。

北京某公司主張浙江某公司未能按照《總代理協議》第3條約定于2015年1月20日前完成首期購貨量20萬支,構成違約。但雙方在《補充協議》中約定將第一年度的考核期順延3個月,作為浙江某公司市場啟動期;2015年7月13日北京某公司向浙江某公司發出的《工作交流函》載明浙江某公司提貨計劃為2015年2月10萬、4月8萬、5月10萬、6月12萬、7月20萬,2015年1至7月計劃提貨60萬支。上述《補充協議》及《工作交流函》內容可以表明雙方已對首期購貨量的約定進行了變更。故北京某公司以此主張浙江某公司違約,缺乏事實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北京某公司主張浙江某公司未經其同意將部分區域的銷售代理權轉給沈陽安恒泰醫療科技有限公司、隆昌公司,未提供有效證據,法院不予采信。

北京某公司主張按照合同約定浙江某公司每季度末累計未完成協議計劃銷售量,北京某公司有權單方解除協議,其已于2015年7月27日發函解除合同。但因自協議簽訂后,北京某公司一直在自行銷售巴曲酶注射液,違約在先,其作為違約方,無權行使合同解除權。故北京某公司的該項主張缺乏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合同解除的后果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當事人可以要求恢復原狀、采取其他補救措施,并有權要求賠償損失。本案《總代理協議》解除后,北京某公司應當將收取的500萬元保證金退還給浙江某公司。北京某公司的違約行為給浙江某公司造成資金占用損失,浙江某公司要求其自2014年12月16日起按照同期貸款利率支付上述保證金的利息,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予以支持。

雙方合同約定北京某公司應當為浙江某公司開具稅率為3%的發票,但實際北京某公司為浙江某公司開具的發票為17%,給其造成稅額損失1203872.41元,要求其賠償,提交了北京某公司向其開具的發票以及其向購買方開具的發票??紤]到,首先,《總代理協議》價格條款中約定稅率為3%,但實際北京某公司為浙江某公司開具的為稅率17%的增值稅發票,浙江某公司實際繳納的稅額超過按照合同約定方式計算的數額。其次,北京某公司作為巴曲酶的出售方,對出售該藥物的增值稅率應當明知,其承諾開具的發票稅率與實際應當開具的不符,應當承擔主要責任。最后,浙江某公司作為購買方,也應對其所購藥品的稅率進行一定的了解,其未盡到了解的義務,應承擔次要責任。故浙江某公司要求北京某公司賠償其稅額損失,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予以支持;具體數額,法院酌情判定。

按照《補充協議》約定,如蛇毒濃縮液調價幅度高于或低于20%,應調整該產品新的含稅供應底價。根據北京某公司提供的自制統計表,其2014年12月購買800ml原液的單價為1200元,2015年開始購買原液的單價為600元,即雙方合同實際履行時的蛇毒濃縮液價格已經降低為雙方簽訂合同時的蛇毒濃縮液價格的一半,符合《補充協議》中約定的調整含稅供應底價的情形。北京某公司未對價格進行相應調整,浙江某公司要求北京某公司退還多收取的貨款,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予以支持。因雙方并未約定具體的調價幅度,考慮到蛇毒濃縮液價格降低幅度為50%,現浙江某公司要求北京某公司賠償其多付的貨款4008960元,數額合理,法院予以支持。

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給對方造成損失的,損失賠償額應當相當于因違約所造成的損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獲得的利益,但不得超過違反合同一方訂立合同時預見到或者應當預見到的因違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損失。北京某公司違反《總代理協議》約定,在合同期內自行銷售巴曲酶注射液,給浙江某公司造成利潤損失。浙江某公司要求北京某公司將自2015年1月1日至《總代理協議》解除之日期間銷售巴曲酶注射液的利潤賠償給浙江某公司,有事實與法律依據,法院予以支持。但可得利益損失是合同履行后的純利潤,不包括為取得利潤所支付的費用,浙江某公司主張的利潤計算方式未考慮北京某公司必要的運營成本,法院不予支持。具體賠償數額,法院結合北京某公司的增值稅發票存根聯物品明細查詢表中各項數值酌情確定。浙江某公司要求北京某公司將合同解除之日至2016年10月12日銷售巴曲酶注射液的利潤賠償給浙江某公司,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浙江某公司主張《總代理協議》解除造成其預期損失,舉證不足,其要求北京某公司賠償其預期損失600萬元,缺乏事實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浙江某公司主張其尚有3616支巴曲酶注射液未售出,要求北京某公司回購,但合同解除并不影響浙江某公司將已從北京某公司購得的巴曲酶注射液出售,故其該項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因北京某公司違約在先,故其主張浙江某公司未能完成協議銷售量,要求其按照未完成數額乘以每只10元的標準支付經濟補償,缺乏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主張其購進的原液到期報廢造成損失,要求浙江某公司賠償,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法院判決


一、確認原告浙江某公司解除其與被告北京某公司簽署的《東菱迪芙(巴曲酶注射液)全國總代理銷售總協議(2015-2019年度)》的行為有效,該協議于2016年1月15日解除;

二、被告北京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原告浙江某公司保證金500萬元;

三、被告北京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原告浙江某公司保證金資金占用費(以500萬元為基數,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自2014年12月16日至實際付清之日止);

四、被告北京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浙江某公司稅款損失842710元;

五、被告北京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浙江某公司貨款4008960元;

六、被告北京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將其2015年1月1日至2016年1月15日期間銷售巴曲酶注射液的利潤450萬元支付給原告浙江某公司;

六、駁回原告浙江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七、駁回反訴原告北京某公司的全部反訴請求。




TOP
中文字幕人成乱码在线观看_久章草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有码精品